言情小说《苏家有女倾繁城》何以能撩到常年单身的你

浏览:58   发布时间: 09月02日

第五章 五:新衣

“是不是嫡女又怎么样呢?咱们不是还有娘吗?娘有的是主意,何况爹爹一直宠着娘,想来会给咱们寻摸个好人家。”苏玉瑶对曹千怜一直充满信心“就算不是庆德侯府那样的人家,起码也得是个伯爵府子爵府吧?再不济相公府我也看得上!”

“三姐姐你可醒醒!那大房坐在那儿是摆设?大夫人的嫡女还没嫁出去,怎么就轮的上咱们了?就算庆德侯府真看得上苏府,那也得点名要嫡女,十丫头和十一丫头虽然岁数小,那上头不还有个五姐姐压着呢吗?到时候不得把她风风光光嫁出去?”

“苏浅瑶?”提到她时苏玉瑶的语气里尽是不屑“我岁数比她大,怎么,她仗着是嫡女还能越了我不成?”

“那四姐姐呢?人家也占着个嫡女位置,岁数与你相仿,肯定得把她先嫁出去才能考虑你。”

“跟你说不清楚!”苏玉瑶不理解为什么七妹妹这么不支持她,话里话外像是看不起她一样“别忘了你也是娘的女儿,也是个庶女,我要是不能高嫁出去,那你也得跟着低嫁,只怕到时候咱俩连着娘谁都抬不起头。”

“还有大哥哥呢,再不济我们下头还有个弟弟,总不会活的惨。”苏惠瑶说道“姐姐你也别恼,娘一心为咱们兄妹姐弟几个,听说那嫁妆都给攒了不少了,定是比咱们自己还想着高嫁出去。”

“话倒是这么说。”苏玉瑶走了几步又坐在了凳子上“可这次庆德侯府像是动了真格的,你当真没兴趣?”

苏惠瑶嘴里的没兴趣差点说出口去,又被她生生咽了回来。

她哪里不想嫁进侯府?别说是侯府,她真正想嫁的那是公府,郡主府,甚至是进宫当妃子。

苏玉瑶虽然是她的姐姐,但她的资质不如苏惠瑶,想来若真娶庶女,有苏惠瑶横在这儿也不会让苏玉瑶嫁的那么风光。

但她最怕的还是大夫人的那几个。

占着个嫡女的位置,还得事事先考虑她们,这让苏惠瑶如何忍得下气?

今天下这么大的雨,那庆德侯府家离这又不近,他们家大夫人干什么来了?苏惠瑶细细想着,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。

于是她吩咐自己的贴身侍女小蝶去打探打探情况。

傍晚时雨停了下来,今天下的雨愣是把沁竹轩院里的大缸给填满了。

里头养着的鱼差点借着雨水游出来。

还好沁竹轩的侍女反应的快,急忙给拿东西盖了上。

小蝶回来时正好赶上雨停,于是她收了伞,快步往映霞居走着。

路上遇上了去取饭的璃惜,两人还客气了几句。

两人的主子互相不合已经很多年了,所以这两人也对彼此没什么好脸色,看起来客客气气的,实则无论是言语还是表情都在较劲。

“姑娘。”小蝶把收了的伞放在外头的廊前,靠着窗跟倒立着,没一会儿伞上的水珠就会顺着滚下去。

苏惠瑶知道小蝶回来了,打开门让她进去。

“庆德侯府的夫人已经回去了。”

“没说什么?”苏惠瑶问“没说看上咱们哪个姑娘了?”

“奴婢向那儿的侍女打听,说那夫人今儿个只是来送礼的,不是特意来只是路过,外头雨下的大,无奈过来苏府避避雨,顺道与大夫人和老太太说说话儿。”小蝶答。

苏惠瑶听见这几句,简直要气歪了牙。

“就知道没那么简单!幸亏我没出去!”苏惠瑶嘴里说着硬气话,手指却跟随心意变得焦躁起来,搅着帕子说“莫不是她已经有了中意的儿媳?今儿当真就是来避雨的?”

“那奴婢就不清楚了。”小蝶说着,像是想起什么一般“奴婢还打听见一句。”

“说。”

“侯府夫人说,淑阳郡主有意把自己府上的庶女嫁去庆德侯府,可那夫人有些不情愿。”

“淑阳郡主?”苏惠瑶回想着这个高高在上的人,从记事起跟着爹爹老太太没少参帖子去喜宴,却极少见到这位淑阳郡主。

听说她性格孤僻,一向不与人合得来。

但这封号是陛下赐的,位置可比庆德侯府还要高,虽是庶女却也算是低嫁到她侯府了,怎的能不情愿呢?

苏惠瑶继续问“如何不情愿的?”

“那侍女没细细与奴婢说,好像是那庶女打娘胎出来就有个地方残疾,是眼睛还是哪的来着,那侍女也没听的太清。”

这话就对了。

庆德侯府的夫人是来选儿媳的,将来那是要替她管着侯府这一大家子,如何让一个身子残疾的来?就算是高娶了她郡主府的,那侯府夫人也不愿意。

“说没说下次什么时候来?”

(温馨提示:全文小说可点击文末卡片阅读)

“说过几天约大夫人去侯府吃茶。”

完了。

苏惠瑶心里有些不忿,想着秦曼槐若是去了侯府,定会把自己那几个女儿带去,还能有她什么事?

“行了,出去吧。”

小蝶知道自己家姑娘心里想的什么事,就是风风光光的高嫁出去,比那几个姐妹都好,连同父同母的四姐姐苏玉瑶都要盖过去。

不清楚主子这么想是对是错,但小蝶只知道,姑娘掌管她的祸福生死,别的不用考虑,只需要听她的就成。

晚上就寝前苏韵瑶在窗前看了一会儿书。

平时她们姐妹们都是要去琪桓斋念书识字的,但前几天女学究家里娘亲生了病,又只有她一个女儿,所以老太太便做主撒手让她回去照顾她娘了。

虽然女学究不在,但苏韵瑶一点儿也不敢放松,看书看到一盏蜡烛从顶上灭到了根儿,又换了根蜡继续看。

正对着她的窗子没有关,窗外种着几棵竹子,风一吹过沙沙作响,不细看那影子像是人一般。

小狸被从小隔间放了出来,此刻正在桌面儿蜡烛架旁安静的趴着,瞪着两颗又黑又亮圆圆滚滚的眼睛看着苏韵瑶看书。

“姑娘,夜深了,歇了吧。”赵妈妈的声音从门外传来。

“这就歇。”苏韵瑶说着,手指捻了捻书页的右下角,又翻了一页。

外头的赵妈妈都看在眼里,姑娘喜欢看书练字是好事,但她担心熬坏了姑娘的眼睛,那就得不偿失了。

第二天苏韵瑶又是沁竹轩中醒的最早的一个,穿戴好梳洗好后,拿着昨晚没看透的那本书到院子里的石头墩上看了会儿。

璃惜去厨房取饭的功夫,自家姑娘便收拾好了。

“从常熙斋出来后再去一趟家祠,怕娘在里头吃喝不舒坦,也不好出来一回,必须去看看她。”苏韵瑶边说着,边喝了一小匙清粥。

苏墨瑶接话道“可是得去呢!昨个晚上我去了趟家祠看娘去,都挺晚了她还在侍奉,家祠里凉的很,虽是夏天却也容易伤身,听说夜里都是歇在家祠里的。”

苏韵瑶看了看自己的这位十姐姐,眼睛差点笑弯了“能让十姐姐这么惦记的人,咱们苏府可是不多呢!”

“你个猢狲!把嘴巴闭上!”苏墨瑶笑着与她打闹“要是以后你去家祠侍奉,住上个半年我也不打听你一句!”

苏浅瑶在饭桌上不爱说话,不过听见两个妹妹说这话,心里也是有些想笑,轻轻的咳了咳,把手里的粥碗放在了桌面儿上。

用过早饭后几人就一起去了常熙斋给老太太请安。

路上还遇见了几个姐妹。

方莅的大姑娘苏青瑶是最先遇上的,紧接着是从留云斋中出来的九姑娘苏锦瑶。

“给几位姐姐请安。”苏韵瑶和苏墨瑶一块儿道。

没往前走几步呢,便看见了四姑娘苏沛瑶。

“怎的?昨儿个还祖母气成那样,今儿个还有脸来?”苏沛瑶横在了常熙斋大门口,踩着脚下的门槛居高临下的看着台阶下的几个姐妹。

“四姑娘。”老太太身边的周嬷嬷从里屋走过来“姑娘快下来,踩在门槛子上,算什么体统?”

周嬷嬷是苏老太太的心腹,一向得苏老太太信赖,她说的一句话可比苏沛瑶哭两声都管用。

苏沛瑶只得不甘心的下了台阶,与众人一齐走上来。

“青瑶姐姐今天可真漂亮。”苏韵瑶边走边说道“这一身都是新的吧?”

只见苏青瑶今天一身碧色,仔细瞧着衣裳料子都是好料子,还绣着暗花,想来都是好丝线绣出来的,隐隐的还发着亮光。

“韵儿妹妹说笑了。”苏青瑶浅笑道“前几天我外祖母家送来了几匹好料子,娘舍不得穿,便为我做了一身,韵儿妹妹若是喜欢,回头我让侍女挑一匹给沁竹轩送去。”

还没等苏韵瑶说什么,只听苏沛瑶在旁边嗤笑一声。

“当然,若是沛儿姐姐喜欢,妹妹也可以分一匹给姐姐。”苏青瑶又说。

“可别。”苏沛瑶转头站定冲着她说“这料子的衣裳我小时就穿腻了,你喜欢就都拿来做衣裳吧,可别送到我那儿,没来由让我沾了穷酸晦气。”

苏韵瑶留意到苏青瑶的脸色,因为当众被下了面子所以红彤彤的,耳根子就红透了。

“祖母一向疼爱我,还差你这一身衣裳不成?”

(点击上方卡片可阅读全文哦↑↑↑)

感谢大家的阅读,如果感觉小编推荐的书符合你的口味,欢迎给我们评论留言哦!

关注女生小说研究所,小编为你持续推荐精彩小说!

主营产品:防爆电机,配电箱,配电柜